<strike id="nnhxt"></strike><strike id="nnhxt"></strike>
<span id="nnhxt"><i id="nnhxt"><ruby id="nnhxt"></ruby></i></span>
<strike id="nnhxt"></strike>
<strike id="nnhxt"><dl id="nnhxt"></dl></strike>
<span id="nnhxt"></span>
<span id="nnhxt"><video id="nnhxt"><ruby id="nnhxt"></ruby></video></span><th id="nnhxt"><video id="nnhxt"><ruby id="nnhxt"></ruby></video></th>
<strike id="nnhxt"></strike>
<strike id="nnhxt"><i id="nnhxt"></i></strike><ruby id="nnhxt"><i id="nnhxt"></i></ruby>
<strike id="nnhxt"><dl id="nnhxt"><del id="nnhxt"></del></dl></strike>

知音雜志 2020年5月上半月版

2020-07-10 16:03 知音官網發布

“大國工匠”筑夢武漢站:赤子匠心鳳凰于飛
孟凡

 
       曹亞軍,中國裝飾協會幕墻分會專家、中建裝飾集團幕墻工程技術領軍人物,2018年當選中國建筑裝飾行業第一位“大國工匠”,2019年入選“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建筑工匠”。

       這些年,曹亞軍一心撲在事業上,在工作上取得了傲人的成績,卻年至38歲還孑然一身。不少人為他介紹對象,他都以工作忙為由拒絕,自嘲做建筑行業的都是孤家寡人,根本沒有時間談戀愛。

       直到90后女孩瞿西西出現,曹亞軍沉睡千年的愛情蘇醒。相差11歲的他們會擦出怎樣的火花?能否打破建筑行業的“不婚”魔咒?

       ◇ 遲到的邂逅:建筑界“拼命三郎”撞上90后美女 ◇

       2016年7月的一天,曹亞軍與幾個同事參加一場聚會。出發前,同事提醒他:“打扮帥一點,可不要給我們行業的單身青年丟臉。”曹亞軍被他說蒙了。吃飯時,一個靚麗女孩出現了。同事介紹:“老曹,這是我們同行美女瞿西西,人美,業務強,快認識認識。”他這才明白同事的好心。

       曹亞軍1979年出生于江蘇省鹽城市阜寧縣溝墩鎮。高考后,曹亞軍被錄取到武漢科技大學土木工程專業。2004年,曹亞軍大學畢業,加入中建裝飾集團幕墻分公司。

       剛入職半年,曹亞軍就到當時的中國第一高樓——上海環球金融中心,擔任幕墻深化設計師及工長。初出茅廬的他一到項目組,就在圖紙深化設計階段遭遇了震蕩不小的“文化沖擊”。

       當時,與公司多達100余人的深化設計團隊相比,日本業主方竟只派出一人負責圖紙審核,對方不僅審核幕墻項目的深化設計,還會同時對比內裝、安裝的深化設計,在沒有電腦輔助的情況下,相當于以一人之力做了今日BIM系統擅長的工作。

       曹亞軍大為吃驚,意識到自己與世界一流的幕墻行業頂尖高手的差距。可越是困難和挑戰,他求勝的欲望越被激發出來,一定要“做成,搞定”。

       剛開始,面對日本業主方嚴苛的要求、全新且復雜的施工技術,曹亞軍壓力非常大。在那一年,他每天都是凌晨2點下班,早晨7點上班。把圖紙確認完畢,又主動去做現場施工。他的勤奮、快速學習能力和專業表現,贏得了業主的認可。

       2012年,曹亞軍調任公司機關,除了主管技術和設計,還兼任安全總監。為了更好地為現場施工提供技術支持,以及檢查安全制度的落實情況,曹亞軍每個月至少有一半的時間在全國各個項目進行巡視或駐場,常常是剛下飛機直奔項目,解決完問題,又奔向下一個項目,人稱“拼命三郎”。

       眼見到了適婚年齡,身邊的朋友一個個步入婚姻的殿堂,曹亞軍卻一心撲在工作上,無暇考慮愛情。每每有朋友給他介紹對象,他都說:“我這么忙,還是別禍害人家了。”

       那天晚上,在同事的撮合下,曹亞軍負責送瞿西西回去。路上,他們經過一個音樂噴泉,不少小孩跑到噴泉中間玩。瞿西西從旁經過,一個小女孩把水濺到她的身上,弄濕了她的裙角,瞿西西干脆和小女孩一起跑到噴泉中間,濺得滿身是水。噴泉中間的噴水孔卡住了瞿西西的高跟鞋,她竟脫了鞋子,開懷大笑。她臉上的笑容毫不矯揉造作,像個小孩子一樣單純,讓曹亞軍不自覺嘴角上揚。

       好一會兒,瞿西西才提著高跟鞋來到曹亞軍身邊。曹亞軍提醒她:“其實噴泉有很大安全隱患,大部分水池下都設有電線等設備,遇水很容易發生漏電現象;而且,噴泉的沖擊力很大,突然噴水,水流的力量很容易將人沖出去……還有,那個噴水孔容易卡住東西,你看你的高跟鞋,不是……”

       曹亞軍侃侃而談,等他意識到瞿西西一直看著他時,才止住。瞿西西爽朗地笑出了聲,問他:“那你剛剛怎么不阻止我?”曹亞軍不好意思地說:“我看你玩得很開心,而且我仔細觀察過,噴泉應該已經斷電了。我就站在你身邊,要是有什么事,我應該來得及拉住你……”瞿西西被感動了。

       瞿西西,1990年出生于湖北省荊州市,在武漢市一家建筑公司做財務工作。瞿西西年輕漂亮,浪漫的事做過不少,動人的話也聽過不少,卻從來沒有人像曹亞軍這樣樸實直接,讓她好感頓生。

       瞿西西問曹亞軍:“你一向都這么實誠嗎?誰說你不會哄女孩子,我覺得這話很動聽啊,我都快陶醉了。”一句話成功地讓大男人曹亞軍害羞了。

       這次初遇,曹亞軍和瞿西西都給彼此留下了美好的印象。
       
       ◇ 情生武漢站:匠心筑夢引來倒追愛情 ◇


       不久后,曹亞軍去外地出差,在武漢火車站再次和瞿西西相遇。那天,瞿西西來接一個朋友,因提前了一個小時,她就在站外陪曹亞軍候車。

       西西很少來武漢站,她發現武漢火車站外形極美,從遠處看就是水波推出的浪花,笑說:“怪不得說火車站代表了一個城市的形象,也不知道是誰建造的,真是太厲害,太美了。”

       曹亞軍跟瞿西西介紹道:“外人只看到武漢站美,事實上,當初建造非常困難,由于橋建合一的特殊構造,武漢站的玻璃幕墻就位于高鐵軌道的下方,幕墻頂部和軌道的最小距離僅為150mm。如果高鐵列車以350公里/小時的速度通過武漢站,那它將產生0.25G的加速度,產生接近于9級地震的震動,一般建筑到了這種震級根本不允許做玻璃幕墻。可設計團隊卻還是想出了辦法,借用機器設備安裝減震裝置的原理,進行了阻尼器研發……”

       說起專業知識,曹亞軍一改平日的木訥,侃侃而談。瞿西西滿臉佩服,忍不住問道:“你這么清楚,不會是你做的吧?”曹亞軍點點頭。

       那是2008年6月,他以幕墻項目總工程師的身份進入武漢站項目,在技術上為幕墻施工把關。這樣一個重大工程,對幕墻施工團隊提出了巨大挑戰,為了想出如何讓玻璃幕墻在如此劇烈的震動下還能保持穩固安全的辦法,曹亞軍絞盡腦汁,翻閱了很多資料,可國內外沒有任何可以參照的經驗。

       一次偶然的機會,曹亞軍發現好多機電設備放在屋頂上,機器一啟動就會產生震動。安裝的工作人員為了減輕震動對建筑物的影響,為機器設備都安裝減震裝置。曹亞軍意識到如果在玻璃幕墻和軌道之間裝一個減震裝置,也許就能解決這個問題。

       為此,曹亞軍的項目團隊立馬聯合制造廠商進行阻尼器研發,并聯合武漢大學對阻尼器進行測試。按照武漢站每天通過100列高鐵列車、連續通過30年的假設,曹亞軍團隊對阻尼器進行了250萬次震動測試,所有性能都達到了使用要求。

       這年冬天,武漢陰冷潮濕、寒風刺骨,施工現場更是一片泥濘。可曹亞軍卻一直在現場最前沿,與作業人員并肩作戰,一天要走上20多公里。

       特別是臨近通車時,全體員工趕搶工期,工人可以兩班倒,而曹亞軍必須時刻堅守現場,每天睡覺不到3個小時,有時只能利用午飯時間瞇一會。

       后來,這座造價41億元、總投資額約140億元的武漢站成為“中國百年百項杰出土木工程”“第十屆中國土木工程詹天佑獎”“中國建筑協會魯班獎”三項大獎的“大滿貫”得主。曹亞軍也因攻克行業內首個橋建合一建筑的幕墻抗震技術難題,課題經鑒定達到國內領先水平,獲評湖北省工法、中建集團工法和中建集團科技成果一等獎。

       曹亞軍跟瞿西西感慨:“武漢站從2009年10月安裝阻尼器以來,玻璃幕墻沒有發生過任何破裂。每次出差,我都會站在遠處看看,就像是看著自己的孩子,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那一刻,瞿西西覺得曹亞軍整個人都發著光,對他滿心佩服。

       之后,曹亞軍抵達成都,參建新華之星項目。一到項目組,曹亞軍就意識到巨大的“波浪形”玻璃幕墻對設計和施工的要求非常高,難度非常大。

       越是這種“難啃的骨頭”,曹亞軍越能沉下心來,一頭扎進去。為了解決超高層幕墻玻璃自爆帶來的板塊更換難題,他不顧個人恐高多次爬上200米高空搖晃的吊籃,反復查找損壞原因,更換方案。

       好在功夫不負有心人,他引進的“單元板塊安裝機械手臂”,首次實現超高層單元板塊室內安裝技術,大大提高了超高層單元幕墻安裝的安全性。瞿西西聽說后,主動給他打去電話:“恭喜你啊,你真是太厲害了。”后來,瞿西西從曹亞軍的同事那得知,曹亞軍天天爬上爬下,每天要在吊籃上工作五六個小時,完成數據測量3000多組,經常把關節磕碰成青紫色,手指也被擠壓破皮了。瞿西西叮囑他:“你咋不知道好好照顧自己呢,干嗎那么拼,你已經很出色了。”

       有一次,曹亞軍發了一條朋友圈,瞿西西第一時間回復:“有時間多休息吧,別總盯著手機。”曹亞軍心生暖意。然而,不等他回復,瞿西西又發來一條信息:“不如讓我做你女朋友吧,以后我來照顧你。”曹亞軍只覺得自己的那顆心不斷“撲通撲通”地跳動。

       瞿西西是個敢愛敢恨的女孩,越了解曹亞軍,她就越覺得專注事業的男人最可愛。他渾身散發出來的樸實、謙遜,讓她覺得,曹亞軍就是她這輩子要找的人。可曹亞軍卻退縮了,瞿西西太過年輕,又漂亮又大方,這樣的女孩怎么會看上自己這樣無趣的男人呢?曹亞軍不知如何回復。

       第三天中午,曹亞軍正在工地,一個女孩戴著安全帽突然出現在他眼前,竟是瞿西西。見曹亞軍滿臉驚訝,瞿西西說:“我今天來是跟你要一個答案的,大男人爽快點,你到底喜不喜歡我?”

       望著眼前這個眼睛忽閃忽閃的女孩,曹亞軍不知從哪里升出一股勇氣,開口說:“這幾天,我很糾結,理智告訴我應該拒絕你,心里卻又舍不得,我想我是喜歡你的。”聽到這句話,瞿西西就笑了,一下子撲進曹亞軍的懷里。

       ◇ 鳳凰于飛:“大國工匠”最感恩嬌妻深情 ◇

       曹亞軍以前一個人生活的時候,對穿衣打扮從不在意。可自從和瞿西西在一起后,曹亞軍的衣柜幾乎翻新了,以前,無論什么衣服,穿完之后,曹亞軍就往洗衣機里一扔,可現在瞿西西會分得清清楚楚,哪些需要干洗,哪些需要手洗;然后晾曬熨燙,聞起來還有淡淡的清香味。

       曹亞軍對瞿西西說:“都說90后從小活在父母的溺愛中,沒想到你竟然這么勤快。”瞿西西傲嬌地說:“哼,你想不到的事情還多著呢。我還會做飯,只是你成天在外面跑,沒有機會嘗一嘗。”

       之后,曹亞軍每次出差回來,就要瞿西西給他做飯。瞿西西也不矯情,每次看見她系著圍裙在廚房忙碌,曹亞軍就會生出家的感覺。這些年,他漂泊在外,不是吃外賣,就是吃盒飯,很少吃到家常菜。自從與瞿西西在一起后,他才真正明白家的含義,突然很想給瞿西西一個家。

       這年年底,曹亞軍將瞿西西帶回老家見父母,見兒子帶回這么年輕漂亮的女朋友,曹家父母樂開了花。年后,曹亞軍又主動去瞿西西家探望她的父母。得知曹亞軍為人老實,事業有成,他們對這個“未來女婿”很滿意。沒多久,兩人在武漢舉行了婚禮。婚禮上,不善言辭的曹亞軍第一次當著所有人的面,向瞿西西告白:“曾經,我以為我可能孤獨終老。可是上天待我不薄,讓我遇到了你,也讓我沉睡多年的靈魂蘇醒。從今以后,我會愛你,保護你,陪伴你,不離不棄。”瞿西西感動得淚流滿面。

       然而,婚禮的第二天,瞿西西一覺醒來,發現曹亞軍不見了。她給曹亞軍打電話,問他:“你去哪里了?”曹亞軍說:“我在去上班的路上啊,今天周三呢,又沒放假。”瞿西西簡直不知道該說什么好,半天才回復:“你不知道有婚假這個事?”曹亞軍說:“婚假啊,我沒請,這段時間操辦婚禮,已經耽誤了好多事情,我得趕緊上班去了,有什么事等我晚上回去再說。”

       雖然,早在結婚前,瞿西西就給自己做了心理建設,提醒自己要理解曹亞軍的“宏圖霸業”,做他背后的女人。可她怎么也沒想到,結婚第二天,曹亞軍就“拋棄”了她,真是欲哭無淚!結婚后,瞿西西才真正見識了曹亞軍“拼命三郎”的樣子。公司八點半上班,曹亞軍常常7點鐘就到公司,平時陪著下屬加班,簡直就是家常便飯,甚至周末也不休息。時間一長,瞿西西跟曹亞軍抱怨:“你怎么總是這么忙啊,都不能陪我逛一次街,出去旅個游?”可曹亞軍卻說:“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我,我一直都很忙啊,你不是說最喜歡我工作時的俊朗模樣嗎?難道你是騙我的,婚前婚后兩個樣啊?”曹亞軍一臉無辜開著玩笑,讓瞿西西詫異不已,滿腔抱怨也說不出來了。

       那段時間,曹亞軍和團隊剛剛接手一個重大項目——重慶來福士廣場項目的空中連廊外幕墻。按照設計,要在四棟單體塔樓上架設長達300米的彎弧波紋狀連廊,連廊底部大面積幕墻距離地面達200多米,被稱為“空中摩天大樓”,其底部幕墻吊裝施工被稱為史無前例的一次全球“最高、最重、最大和最險”的幕墻空中吊裝,被認為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這個項目難度之大,以至于施工方案就準備了一年多的時間。一般常規的幕墻單元尺寸在七八平方米,而這個項目光截面長度就達32米,底部一個單元體就要400平方米,重達45噸。吊裝這樣一個超規模單元幕墻,相當于對常規10層樓的整個立面幕墻進行一次性整體提升。

       因尺寸超大,橫向水平提升以及要考慮提升過程中風力影響等因素,曹亞軍幾乎成了“空中飛人”。一次,瞿西西來探班,正巧看到他懸掛在250米的高空,完成所有節點的復核,整個人晃來晃去,像是隨時會掉下來一樣,她嚇得渾身發抖。之前,瞿西西總是聽人說,幕墻是一個高危行業,被形容為“城市上空的定時炸彈”,高空作業和防墜風險都很大。直到親眼所見,她才真正明白曹亞軍有多不容易。

       那些天,瞿西西留在工地里,目睹了曹亞軍每天在38攝氏度的高溫下頂著烈日,腳踏熱浪在毫無遮擋的工地操作。鋼架熱得燙手,汗水一滴到鋼架上幾秒鐘就蒸發掉了。短短幾日,他的皮膚就曬得黝黑。從此以后,瞿西西再也沒有了怨言,這樣敬業認真的男人,她除了無條件支持,還能怎樣?

        2019年1月14日,歷時9個多月時間,曹亞軍和他的團隊不懼挑戰,克服變形、風力、阻尼壓力等技術難題,最終完成了這個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為解決超高空大體積幕墻吊裝施工難題提供了“中國方案”,獲評湖北省企業團工委國企青年創新創業大賽銀獎和中國建筑第二屆青年創新創效大賽銅獎。

       之后,他又肩負起了新的挑戰,踏上了中西部最大會展中心——西安絲路國際會展中心幕墻項目技術攻關的新征程,成長為行業技術領軍人,擔任起中建裝飾集團所屬中建深圳裝飾有限公司幕墻分公司總工程師。他帶領的團隊從國內地標性建筑,到“一帶一路”走出去的斯里蘭卡和埃及等國家重點工程,書寫了“敦煌奇跡”“云端速度”和“雄安速度”,在行業內開創了一系列先河。曹亞軍當選為中國建筑裝飾行業第一位“大國工匠”。

       當時,正在北京出差的曹亞軍得知自己獲得了“大國工匠”榮譽稱號,而且是全國建筑裝飾行業第一人,感到非常意外。瞿西西給他打來祝賀電話,叮囑他:“早點回家,我給你做燭光晚餐。”

       那一刻,曹亞軍無比想念妻子,立即訂了機票回到武漢。他突然意識到,他能夠有今天的成就,離不開瞿西西的支持。因為有瞿西西,他才能在前方肆無忌憚地一路奔跑。但他卻從未想過,瞿西西也會擔心他,掛念他。結婚至今已三年,他陪伴瞿西西的日子屈指可數,對妻子心生愧疚。他下定決心,等忙完手頭的項目,就給自己放個大假,陪瞿西西去旅游,補一個蜜月之旅。然而,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的暴發打亂了他的計劃,夫妻倆在家窩了兩個多月。一開始,他們和所有人一樣,對疫情充滿了焦慮和恐慌。可漸漸地,他們卻很享受這種難得的安寧。瞿西西說:“有你在,其實也沒那么害怕。”曹亞軍也說:“疫情肯定會過去的,春天總會來的。”

       每一天,曹亞軍和瞿西西一起做飯,替她分擔家務。擔心外出添置生活物品會有風險,他總是讓瞿西西在家,獨自去超市采購。瞿西西心中很感動,卻還是不斷將他趕到書房,對他說:“我明白你的心意,但你是干大事的人,家里的事都交給我吧。”曹亞軍感慨:“有妻如此,夫復何求。”

編輯/包奧琴

影音先锋2018手机网 色情网站免费进| 欧美乱| 中山领航人才网注塑上下模工| 日本乱伦小说| 给个黄色网站| 影音av 天堂| AVAV天堂网先锋| 亚洲美国色情片| av天堂2016| 先锋亚洲色情| 乱伦强暴黄色小说网站| 幼女国产乱伦| 亚洲图色| 公交强奸小说| 欧美色图视频免费在线观看| 亚洲先锋影音2018网址| AV天堂 影音先锋| 日本AV小电影在线| 在线78色| 电影天堂网先锋| 男人天堂黄色网站|